投行是做什么的(投行是什么意思干什么)

“所谓投行,是指投行是对应商业银行而言的,以证券发行,承销,交易,企业重组,并购,投资分析,风险投资和项目融资为主业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也是资本市场中最重要的金融中介之一。”

身居成都的孙挺希望不要遇到从事投资银行工作的人士也是一件难事,因此,一些从事投行工作的朋友不足为奇。这些投行的朋友告诉他,参加中金一、二年,年薪和奖金都可以几百万;到中信证券虽然便宜了点,但是也好。然而除上述条件外,孙挺实在不知道投行究竟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他们为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孙挺认为,现在这个世界有这么多人对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没有赚到钱,赚了不少钱的人对社会来说并不一定有任何好处。世界怎么可能不更好?华尔街的三大巨头——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斯坦利都是全球着名的投行,这些大型投行在整个华尔街占据了重要地位。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如果你觉得自己在这个领域没能力,那就去做投行吧。做投资银行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因为它能够让企业得到丰厚的回报。但投资银行究竟是干什么的,发挥着怎样的作用?没有它们,资本市场是否能够正常运行?在他们眼里,这些人不是在为社会服务吗?那么,这些人是怎么做的呢?是什么让他们这么做的?他们又是怎样赚钱的呢?他们为什么赚了不少钱?

投资银行的角色

孙挺好友王波经商数年,曾为医院、养老院研制康复机器人。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最近,他们发现了一个商机:用康复机器人代替人进行康复训练。这种产品可以给患者带来福音。但要让企业真正赚钱还需时日。现在。王波公司准备投资20亿美元,年产2万台产品进行批量生产,投资3亿美元建生产线。制造厂建成后,公司价值将超过30亿美元。王波称,一方面是投资者的需求;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温州和北京的许多人因为没有发现风险并不离谱却有相当收益的投资机会而将巨额资金存在银行中,赚取了3%的年利润。但是,这些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资者”,他们只是把钱花出去而已,并没有把钱变成自己的东西,而钱也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这是一种典型的“缺钱的创业者找不着钱,急着投资的人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项目”.这种情况明显不利于投资者,不利于创业者,不利于社会,属于“多输多得”情况。

孙挺、王波用自己在投行工作的经历告诉记者:张丹谈得最多的是如何找到合适的项目,他说,张丹认为“这正是我们投行为的事呀!孙挺点了点头,继续他的话题:“那么,我们的投行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投资银行的工作就是为企业提供融资、投资等服务,帮助企业找到合适的投资人。张丹说明,投资银行不仅将双方牵着鼻子走,而且已与众多投资者建立了深厚的信任,能时刻动员他们无限的资源,另一方面还跟踪评估、甄别各类项目,唯有优秀的项目才能向他们推荐。投资银行作为投资方与用资方之间的一个信任中介,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在银行中介投资,王波无法找到一个强大的投资人,投资人无法找到一个类似王波所在企业的项目。

张丹以王波公司的估值3亿美元为基础,再加上他个人的投资份额,将其持股比例提高到49%。2年之后,该公司的估值上升到32亿。在投资的过程中,王波用了10年时间从一个小医生成长为一名亿万富翁,而张丹只用了8个月就完成了他的梦想。张丹帮他赚到钱。王波用自己多年来在医疗机器人业务上积累下来的财富换了一个亿万富翁的位置,同时还获得了近4倍的银行存款利息和A股的股权。

张丹则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两方都从中受益,同时也希望能给其他投资银行家带来启示。这个问题需要张丹来解决。张丹要做的是,把这笔钱交给王波、为他们创造更多的财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买卖关系,而是一种商业合作。张丹团队只需支付5%的佣金就可以获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的利润:如果是为了维护品牌名誉,王波会向投资方支付更高的价格,但如果是为了保护张丹团队的利益,王波也会向投资方支付数亿美元,也就是说,张丹团队至少需要支付1500万美元才能完成交易,这个数字大约是5%左右。

5%的佣金对于张丹来说并不算高,但对他个人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财富增值,因为他的财富增值主要来自于自己的劳动时间。

但你算算就知道张丹所在的队伍也只有五人,他们每5天的平均收入是300万。这个数字,对于一家仅拥有10名员工的投行来说,已经足够了。但如果加上为公司提供担保所支付的手续费等其他费用的话,则更多。当然,你得把这笔钱拿出来。如果加上其他的税费开支和留成的话,这个数字可能达到200万美元左右。投行作为一个信任中介,帮助投资者选择合适的投资项目。

投行的劳动时间投入也很大。在国内,很多人都说”投行们不容易挣钱”.但是,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王波用了3年半时间,才把张丹团队的工作做完,每天要工作5天左右;一家拥有30亿美元资产的大公司,张丹团队只需要几天就能赚到10天甚至50天的利润,而一般企业只能赚5%左右的投行佣金,但却能创造出每年超过10倍于1.5亿美元的利润。这一投行的收入特征一方面使得它们倾向于做大单,同时也使得投行的收入高于其他大部分产业。当然它们对社会所做的贡献很明显,即促成了资本更优配置、最大限度地挖掘了更多创业创新与财富潜力。

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对金融去中介化有什么影响?

孙挺目睹了王波的遭遇,最终明白投资银行的可贵。他在网上看到了很多关于“互联网+”的文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互联网+”。这让他意识到“互联网+”确实能改变一个行业。他马上开始尝试。他说,“互联网使金融脱媒”——互联网改变了投资银行作为交易中介的角色,也改变了阿里巴巴、制造商和消费方等中间商的角色。

互联网对投资银行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金融交易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就是P2P,但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介。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首先是因为P2P网络技术本身就有问题。从目前来看,P2P网络技术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因为它存在一些缺陷。第一,缺乏信任机制。古巴比伦的借贷交易始于大约在3800年前,根据考古证据显示,当时人们主要以谷物为媒介进行交易,而不是通过借方或贷方等金融中介来完成。

后来随着跨地区货物贸易的发展,出现了一些专门经营金属货币的公司或机构,也有从事汇兑业务的金融中介。在中世纪末期,欧洲大陆已经有了一些专门从事金属汇兑业务的银行。在17世纪中叶之前,欧洲的银行业主要集中在地中海沿岸国家。但在16世纪末,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些中介主要有:兑换、借贷等形式,其中尤以明清中国的钱庄和票号最为典型。现代意义上的商业银行诞生于14世纪初的意大利佛罗伦萨,它的出现使得金融交易的地理范围和人群范围大大扩展了。在这一过程中,随着物理范围的不断扩大和交易额的增加,交易对手的陌生程度越来越高,作为中介的金融中介也逐渐走向了专业化。

借贷类交易的媒介化要早于证券类。在股票融资方面,最早出现了以股票为证券发行对象的交易活动,早在16世纪初,英国伦敦就有了专门经营咖啡的咖啡馆,这些咖啡馆最初是由交易所或投资银行所开设;股票发行始于1860年代的上海,当时的茶馆也开始出现了P2P,但是真正意义上的股票买卖还是空白。直到20世纪初,股票在中国才真正得到推广,上海才成立了第一家证券公司——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这期间,证券经纪人才正式开始出现并发展起来。华商股票从最初的“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丹心照汗青“的”丹心“式中介到今天的公司化运作的投资银行,经历了由”个体户“到专业的过程。

证券交易从P2P初态发展到今天已经相当成熟了,而投行的出现则是一个很重要的驱动力,它不仅扩大了融资量和融资人群的物理范围,而且成为新的驱动力。在英国,最初的咖啡馆只是一个用来接待客户的场所,它主要扮演的角色就是“丹麦政府时期的‘道’”的中介。最初,他们把股票卖给了一个叫“经纪人”的人,然后再从这个“经纪人”手中把股票卖出去。在当时,经纪人被认为是“最赚钱的经纪”之一。后来,“投资银行”一词被用来指代英国自1688年光荣革命以来,一直由光荣革命后的英国王室享有的对国家的征税权,即政府拥有对国家的征税权来弥补财政赤字。

为了解决巨额的赤字财政问题,1694年成立了英格兰银行,专门负责向英国政府融资。当时英格兰银行经政府专门授权却不归国家所有,由其向私人投资者发行股票、债券,然后将所融之钱贷款给不同政府部门。从1851年算起,英国银行业已经有170多年历史。作为金融中介的英格兰银行对投资者提供信用增强服务以降低其违约风险,同时也缓解了政府与出资方、用资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英格兰银行在资本市场上的成功得益于它对P2P等模式的创新及规模中介化所带来的优势。

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发生在上世纪初,J.P.Q摩根就是其中之一。摩根于1857年以“学徒工”身份进入投行,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开始了其中介化之路,P2P业务就是其中之一。在金融中介发达程度如此之高的今天,在信息技术条件如此之落后的情况下,其金融中介角色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摩根却在1892年通过其“摩根大通”投行公司成功地融得巨款,将“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与另一电气公司整合在一起,形成如今尚存的GE,即通用电气公司;”摩根“在1901年以5亿天价买下美国钢铁公司, U.S.SteelCorporation;以此作对比,当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达到7亿人民币;”摩根大通”在美国钢铁公司的基础上形成历史上首家市值超过10亿人民币的企业。又如,1893年,摩根创建了花旗银行,它在当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银行之一,但后来却因业务扩张过快而陷入困境。这一切都与摩根的努力分不开。摩根的这一创举不仅使其成为人类公司规模最大的投行之一,也改变了传统的投行模式——融资规模较小、风险较高的局面,从而奠定了华尔街在现代经济心脏中的地位。

金融中介的信用增强作用在P2P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因为金融中介提供了一种新型的交易方式——“一锤子卖”模式。“一锤子卖人”这种模式与传统的商品交易相比,有其独特之处。首先,交易方式更加简单。家具、电器等商品都需要通过线下进行交易,而线下交易又主要依靠线上完成,因此,线上线下结合起来,才能真正实现线上线下相融合的交易。这种“一锤子买卖”的模式在京东商城和当当网上已经被广泛采用,“去中介化’也已成为趋势。

但金融交易属于跨期价值交换的范畴,现在一方资助对方进行承诺,双方很可能存在欺诈行为,而且整笔交易要持续数年乃至数十年,其间很多情况都会出现。因此,中国公司要想成功地参与国际金融市场活动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这些条件包括:拥有足够的资金;良好的信用环境以及相关法律体系。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证券融资金额巨大,涉及到广泛地理范围内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陌生人群,如果没有金融中介链条上的信用增强支持的话,那么,中国投资者很难从中东、欧洲、美国等地买到股票,即使是美国投资者也很难从欧洲或中国买到股票。

即等未来王波旗下企业即将上市时,尽管王波旗下企业能上网到上海,到纽约,东京,米兰,迪拜和巴黎等地投资者能上网到这里,从这里看,证券买卖双方就能在线相遇了,但各国投资者如何才能和王波“知己知彼”,长期相互信任?

相比较而言,拥有摩根大通全球团队,再加上纽约团队与纽约投资者非常熟悉,米兰团队与米兰本土投资者之间存在着足够的信任感等,这些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的信任感中介网络使得跨国投行从上海承接到王波上市项目后,再通过各地投行团队来配送王波的股权,前提是本土投资者相信摩根大通本土团队就可以认识王波无所谓。这样做的结果是:在上海,有很多的投资者愿意投资王波公司;而在北京和广州等地,则有更多的投资者喜欢投资摩根大通的股票。这种现象很好解释。跨国投行的“信任中介链条——信任网络”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体系,它连接着来自全球各地的每一个组织或个人,包括来自于每一个组织的每一个成员以及来自于每一个人的每一个行为,这其中包含了来自于每一个个体的每一个行动,同时也代表着来自于每一个企业的每一个决策。

这一次,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一下子将全球各个角落的人们联系在一起从事金融交易,问题在于它们之间变得越来越陌生,信息不对称、欺诈空间也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因此对中介的协调也越来越有必要,因此投行的需求空前高涨,并非反之亦然。

今日主要内容:

投资银行的作用就是将资金需求方与资金提供方牵线搭桥,对双方进行信用强化,减少陌生人跨期交易的阻碍,从而使得融资交易变得更加容易。而在融资活动过程中,双方的信任度对其行为具有重要影响作用,这就是投资银行的信任机制。从理论上分析了投资银行的信任机制产生的原因;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相应对策。投行的信任中介角色对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技术变革和创新,融资交易对交易对手的陌生程度越来越高,这就要求投资银行发挥其中介角色;投资银行在与客户的关系中,不仅是“授人以鱼”,而且还必须学会“授人以渔”。在互联网时代,交易双方更多地借助网络来实现信息交流。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交易范围和交易金额也在不断地扩大,这使得融资交易成为了投资银行最重要的业务之一。

融资交易过程中,客户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和风险,这就导致了客户对投行的信任度降低,同时也增加了客户的劳动时间,从而影响到了客户的收入,进而影响到了投行收入与融资量之间的关系,甚至是影响到了投行从业者的收入。

孙挺听完这一切更疑惑不解。投资银行是什么性质的企业,它能为客户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又能给客户带来怎样的投行收入呢?为什么美国的投行公司会被中国的公司所收购?为什么中国的公司能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站稳脚跟而不是被淘汰出局呢?为什么美国的公司会成为国际资本的赢家和输家?给投行收入带来正面或负面影响?

原文链接:http://www.sfdkj.com/23979.html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