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毒株BA.5登陆成都成都意味着什么?

新毒株”BA.5″落地北京成都意味着什么据早些时候报道,世界卫生组织(WHO)于6月29日发布最新《全球新冠疫情周报》称,近1周全球新冠病例有所上升,而上升主要归因于传染性更强的奥密克戎(Om密克戎)BA.4, BA.5变异株导致感染所致。这是今年第1份关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流行的权威报告,也意味着中国首次成为第一个宣布确诊患者的国家。而在此之前,BA.3已经开始向世界蔓延。

奥密克戎是否会通过BA.55.2变异株来感染人群一段时间以来,BA.5·2变异株的传播性及致病率有明显上升趋势,特别是在一些地区和人群中,BA.2突变株还能引起转阳或死亡现象,尤其对于老年人来说,其呼吸道症状更加严重。

由于病毒免疫逃逸能力很强,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流调溯源来进行疫情防控工作;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全球每年约1000万人死于与病毒感染有关的肺炎或其他呼吸系统感染疾病,其中85%以上为儿童和青少年。

当前新毒株不断涌现,增加了阻断病毒扩散的难度,同时原有疫苗作用不断减弱,新冠疫情的防控工作面临着新的挑战。

在短短4天内有29例阳性感染者出现在西安,今年春节期间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其中包括为期7天的临时性管控,限制堂食和娱乐场所活动,关闭公共文化活动场所等措施,对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全面停课。

在西安引起流行的病毒为新冠病毒新变种毒株BA.5(BA5),该毒株也是迄今为止公认传播力最强大的毒株之一。

图片[1]-新毒株BA.5登陆成都成都意味着什么?-【聚禄鼎】一站式企业服务平台

该新毒株诞生地南非科研人员日前发表了medRxiv论文,该新毒株R0值—病毒传播能力最大指标—达到了18.6。这一数据是由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于2011年12月16日发表在最新一期《公共卫生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成果得出的。这一数据表明,具有强大传播能力的病毒麻疹正在全球蔓延。

西安、北京等地也出现了新一轮的大规模聚集性疫情,”病毒基因测序”已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其中包括BA.5个月后。

新毒株进入我国几乎不可避免—因为新毒株不仅具有史上最强大的传播力而且还同时具有较前一代毒株强大的免疫逃逸能力和重复感染能力。

根据美国CDC,到今年7月2日时, BA.5在短短的2个月时间里已飙升到每天新发病例中的53例;

而在德国,BA.5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流行的主流毒株。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切数据表明病毒对人类有致命作用,但是专家认为,这种新发的高致病性禽流感很可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病毒学家陆蒙吉博士说:”我们已经掌握了关于‘八点健康闻’的全部信息——它是由德国科学家发现并命名的,BA.5将于今年第十九周(即五月到七月)在全球范围内流行,而BA.5则会很快传播开来。

据法国公共卫生机构Sant é Publique France称,仅仅在六月六日当天,BA.5占测序病例的百分比便由原来的水平猛增到了现在。

葡萄牙每天有近30000例BA.5被诊断,占到新病例总数的5%,病死率略高于以前:根据OWID给葡萄牙每100万被诊断人口日死亡7天均线, BA.4-BA.5局部流行之后波峰大约为5.5,超过上一轮毒株变异水平(BA1为5.1, delta为1.5)。

最惨的毒王?或者是温柔的小弟?

斯克里普斯研究与转化研究所(BA.5)创建者于六月二十八日撰写了一篇报道,一开头就指出:“BA.5在我所看到的奥米克戎变异当中算是最差的。”

在这篇论文里,作者还展示了他的预印本——med Riv,这是一篇关于新毒株的文章,其R0值为18.6。

R0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某一特定人群所具有的流行病学和病毒传播能力,它反映了该人群对感染的反应程度,也就是该人群是否有足够数量的感染者、传染期长短以及易感个体大小等。R0到10,就是实现一传十、十传百。随着疫苗和药物研发的进展,R0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预防与控制当中。目前,针对不同的临床亚型以及其相关治疗方案还存在争议。新冠病毒的R0值要比早期毒株高3左右,如德尔塔毒株、5型奥米他戎和张文宏等人在3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成都部分地区流行毒株的R0值已经超过了9.5;

BA5.0的R0值高达18以上,说明它对人类有很强的传播能力,而对于病毒麻疹来说,”非典”和”麻疹”的R0值均为18左右。

然而BA.5果真是新一代病毒传播之王吗?还是只是个昙花一现的神话呢?有学者认为BA.5病毒是一个可以预防和治疗的疾病;也有人对它产生了怀疑:它究竟是否具有传染性?其危害程度如何?还有一些专家持有不同的看法。

病毒学专家常荣山提到南非资料是一个估算资料, BA.5传播能力比以前毒株明显增强,但是实际传播到什么程度还有待深入研究。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药剂学医生Calvin Jiang同样提出R0不能达18。

但是许多专家都认为R0值的大小已不再重要。“我觉得在很多时候,R0值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指标,它代表着系统是否具有很强的安全性和可靠性。Calvin Jiang对八点健闻说:”只要R0超过12即表示普通物理隔离手段已作用有限。”

但他同时也指出,由于其强大的传播力和免疫逃逸能力,BA.5可能是最有前途的主流毒株之一。

7月4日出版的英国《卫报》报道称,BA.5被称为“逃避免疫系统的宗师”。

从纽约传来调查报告, BA.2突破性感染能力比BA.1提高1.8倍, BA.5提高4.2倍。

东京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未接种疫苗的情况下,一次注射BA1.0的血清可以使BA.5达到中和水平,BA.2达到中和水平;也就是说,如果是由病毒引起的疾病,则接种了疫苗后并不能使机体产生特异性抗体;如果不是由细菌或真菌所导致,也能获得一定程度的免疫保护;但这种保护性很弱。这说明,BA.5具有很高的中和活性,但也存在着一定风险。

BA.5在疫苗出现之前就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但直到现在还未发现有突破性感染的报道:据英国《卫报》报道,澳大利亚科学家已成功地将BA.2从人群中分离出,并进行了第二次或第三次试验。

而在这传播力与免疫逃逸能力可谓“彪悍”的新毒株面前,还有一种担心就是其致病力特别是引起重症、甚至死亡的力量。

对于BA.5致病性问题,大众媒体广为流传的一项研究就是日本熊本大学,东京大学及其他研究机构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那篇上传BioRxiv的未经过同行点评的预印本论文表明:动物实验发现, BA.4, BA.5感染仓鼠后5天肺部周围病毒载量分别比BA.2感染仓鼠高5.7, 4.2倍,这一不同于以往奥米克戎毒株的新型毒株更易被肺部感染。

对于这个试验,常荣山曾提到过:它仅仅是一个动物试验,单凭这个试验还不够。我想说:”在人类与疾病作斗争时,我们不能忽视对传染病传播途径及发病规律的探讨。如果没有这些认识和了解,就不可能有有效的防治措施。他说:“我们只需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就可以了,流行病学的主要信息需要通过感染者回溯研究来获取。”

“病毒在进化过程中会出现某种取向,传播力加强而致病率降低,否则病毒不会变成大型流行株。如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经常爆发但难以传播,正是由于致病力过强和病死率过高,宿主尚未将病毒传扬出去而被消灭掉。”

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报告,作者援引两个最新资料解释新毒株致病力问题。

一项将公布给medRxiv预印本服务器的南非研究报告显示:BA.4, BA.5比前期奥米克戎浪潮造成南非类似住院率但死亡率稍低。这项新研究成果指出,BA.4是奥米克戎自1992年以来最猛烈的一次浪潮。研究人员说:“就住院和死人人数而言,奥米戎的两次激增都都比该国凶猛地德尔塔浪潮要缓和得多。

另一方面,从葡萄牙传来的资料表明:BA.5伴随着最新一波死亡及住院水平,类似于奥米克戎疫情的第一波水平。

香港大学的病毒学家金冬雁说,BA.5目前还不能完全代表“但我们需要看到这些暴发不论从受污染的人数、医院诊疗人数,还是重症人员、死亡人数,都比之前是锐减了。与此前的毒株相比,最新一轮大概率还是变得温和了一些”;

陆蒙吉则认为:虽然德国仍然面临着BA.5等流行毒株带来的挑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德国的住院人数和重症病床占用数会逐渐减少。相反,感染病例数却明显下降,但由于患者数量较少,医疗资源未能得到充分利用。德国联邦卫生与社会发展部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疫情已经基本结束。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奥米戎2.0″作为一种比R0还低10%左右的毒株,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开来,不仅对我国的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影响,也给我国的疫情防控带来了巨大压力,特别是在上海和北京两座城市。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的肆虐让人们意识到,人类必须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来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于是,”封控杀毒”成为2020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封控后如何恢复生产,维持供应,保证核酸的安全,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两难困境。

目前,在严防死守政策下,澳门上月经历了一场罕见的BA.5月疫情暴发后,澳门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原所长王文玲表示:6月28日,澳门将进入BA5阶段,“防控难度将明显增加”。这是在近期召开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澳门特别行政区卫生署署长李健华表示的。他说,今年5月初,澳门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简称新冠肺炎)病例。东方日报7月5日报道称,澳门在第5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采取了全民核酸检测措施。

而在今天,R0值高达10以上的新毒株又出现在我国西北门户城市——西安和首都北京,这意味着这些城市也将面临新毒株的挑战。

“预防和控制,还是应该坚持原措施”,某病毒学专家在接受八点健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在这R0>10病毒面前加码可能已没有多大用处。

目前看来,“非典”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非典”患者死亡人数也开始下降,这主要归功于政府采取了积极的措施,包括增加医疗投入、扩大宣传等,这些措施对提高民众对疾病的认识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从整体来看,由于缺乏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手段,中国人群免疫仍处于较低水平。

在南非和葡萄牙,无论是从就诊人数还是从死亡人数来看,都显示出良好的年龄结构、较好的自然免疫情况以及较高的疫苗接种率等特点。

在南非,由于自然感染而死于疾病的人数远低于葡萄牙,但接种了新冠疫苗的人数却远远超过了葡萄牙,这是因为在葡萄牙接种基础疫苗的人群中,有92%是50周岁以上的老人,而这些人又占到了总人口的近100%。

在中国,虽然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但其强大的传播力也让人担忧,BA.5.目前来看,各国都在积极应对。

Jiang(Calvin Jiang)提到了中国所面临的难题:“老年群体疫苗接种率低。受感染的人比较少,很少有’背景免疫’.这时检验疫苗效率的是南非BA.5疫情期间死亡率比葡萄牙要低,部分原因是自然感染带来的免疫比疫苗接种带来的更强。”

金冬雁还提到:“由于BA.5免疫逃逸能力很强,所以即便是打了疫苗也不能避免被传染,但打三针可以有效地降低传染,进而减少总传染人数,还能明显降低重症率、死亡率低于三针。而且现状是中国要回到最根本的地方,启动强执行力、打第三针、特别是给老人打第三针”。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李昂7月6日在北京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时透露,从7月11日起,北京市所有走进老年大学,老年人健身娱乐活动场所以及图书馆和电影院等群众场所都必须进行疫苗接种。

原文链接:http://www.sfdkj.com/23895.html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