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翼若垂天之云是什么意思(庄子·逍遥游原文及翻译赏析完整版)

其翅膀若垂天之云,何意:翅膀像天边悬着云。

庄子在《逍遥游》中说:”执古之道以观今之所未发也。

《逍遥游》为《庄子》第一篇,无论在思想方面还是在艺术方面,都可以成为《庄子》一书中的代表作。本文以《逍遥游》为中心,从人的本质出发,提出了一种追求绝对自由的人生观,即物我相统一的思想,进而论述了“逍遥游”的内涵及意义。本文首先通过大鹏和蜩,学鸠这两种小动物之间的比较来说明“小”和“大”之间的差别;”小”,”大”,以此为基础,笔者指出不论是不擅飞行的蜩和学鸠还是能够借风飞临九万里高空中的大鹏乃至能够御风行走的列子都有“有所待”,没有”自由”,由此引申和说明“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之说。接着又从惠子和庄子对“有用”与“无用”的不同态度出发,阐明了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在于其“不为世所用”,即所谓的“逍遥”之说。最后,文章以《逍遥游》为例,说明了“无己、无功,无名”思想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性。本文共分为五个部分:引言,正文,结语以及参考文献。通篇想象丰富、构思新颖、雄奇荒诞、汪洋恣肆的文字中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气息。

《逍遥游》的主旨是什么呢?“逍遥”意为悠闲,自由。《庄子·应帝王之邀》:“道之所不居,而不知其在焉;心之所适,而不知其在乎?”《礼记·乐记》说:“圣人游于艺也。“游”即邀游自然界。

这篇文章共有三层意思:

由“北冥有鱼”变为“圣人无名,”,就是写出了由有待变为无待状态。在“无为”的观念下,人可以无所不为、无所不精。从“有物为我”到“物我不二”是对无为思想的深化。这是庄子超世主义人生哲学的核心。“尧让天下于许由”和“肩吾问于连叔”,分别代表了无名、无功、无己、无侍等思想,反映出庄子的利己主义倾向。惠施与庄子这两段对话表明:惠施对庄子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反对大而无用上,而庄子则更多地体现出他的主观随意性以及其独特的处世哲学;

在《逍遥游》一文中,庄子主张精神自由,反对主观唯心主义,主张”小大无别”,反对相对主义,主张利己主人;它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肯定了主体的能动作用,具有明显的唯心主义倾向;同时又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有着密切的联系。但由于时代局限性。但它又具有朴素唯物主义观点,认识到事物的发展与变化。

《庄子·逍遥游》

原文

北冥有鱼之为鲲也。鲲之大而莫知其数千里。化出一只鸟来,它的名字叫做鹏。鹏的背上,不知道它有多少里;愤怒地飞翔,它的翅膀如果垂在天空。飞之所向,莫如高堂兮(《山海经·海经》).鸟之长,不若龙。龙之大,不可胜数。陆行不惑,水走不觉。乃有鸟者,海运必徙南冥。南冥即天池。

翻译

北方大海中有条鱼叫鲲。它的体重可以达到一百多斤!可是你知道吗?在海洋里生活着一种会飞行的动物——鹭。鹭能自由地飞翔,而且还能歌善舞呢!鲲之容积,真不知其数十万里也;变而为鸟,其名鹏也。鹏的背脊上,真不知长了多少里;它扇动着翅膀飞翔时,张开的双翅犹如天边的云彩这种鹏鸟啊,伴着海面上汹涌澎湃的浪涛向南流去了南方的海,是一个天然大池子。

图片[1]-其翼若垂天之云是什么意思(庄子·逍遥游原文及翻译赏析完整版)-【聚禄鼎】一站式企业服务平台

原文

《齐谐》,志怪。《谐》言:“鹏徙南冥,水打三千里;抟扶摇上九万里;去息六月。”野马、尘埃、生物的以息相吹。天之苍苍其正色邪乎?地之洋洋,其正气何?——《淮南子·天文训》.所谓气者,天地之道也;气之一生也。人之所以为人,非独气耳!其远近无极恶之乎?其视物而下者,若此而已。

翻译

《齐谐》专记诡异之事,书中记载:“鹏鸟南迁入海中,翼拍海面掀起三千里浪涛,乘旋风环旋飞千里之高,凭六月之风方可去。”这里所说的鹏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猫头鹰。它是一种非常奇特而又美丽的鸟类,它有一个很有趣的名字——鸿雁。鸿雁生活在冬天。冬季气候寒冷、干燥。春日林泽原野蒸腾漂浮如奔马之雾、低空沸腾之尘,皆因大自然中种种生物之气拂面而起。天这么蓝,那是不是真的色?高旷辽远的天空中,没有任何东西。鹏鸟从高空俯视,但亦如是。

原文

而夫水之积亦不粗,其负大舟亦弱矣。其薄如覆海,不可以载船;其下无山,不可载车。覆杯水以过堂,然后芥以为舟,置一杯焉以胶之,水虽浅,舟亦大。风之积也,其负大翼也。故九千里,风斯于下,然后是今之培风也;背青天,莫之夭阏也;然后是今之将图之南也。

翻译

况且水汇积不深,其浮载大船的威力也不大。倒一杯水到庭堂低洼处去,则小芥草亦可为之作舟;搁置杯则粘不起来,因水太浅,舟太大所以,风聚起来是强大的,而流下来却是弱小的。这是因为:水的浮力比空气大,所以它能浮着上升;而水的密度却比气小,因而又沉下去。风聚积在翅膀上,那么它就不会飞了;于是,鹏鸟高飞九千里,狂风在其下,而后方凭风力飞翔,身背青天却无甚力可阻,而后方如今日之南飞。

原文

蜩与学鸠大笑曰:“吾决起飞,夺榆枋。时不至,控地上而已。奚九万里而南也?”适莽苍,则三人反目,腹犹实也;适百里,则宿舂粮也;适千里,则三月聚。其食非所必取也!此何足道哉?何以言之?其一人不知有一鸟;其二人不察有二虫;其三人不知有三兽。其二虫者,何也?

翻译

寒蝉和斑鸠嘲笑道:“我是从地面上飞速地飞上了天,碰了榆树、檀树枝条,经常飞不起来又落到地上。何必上九万里高空向南飞去呢!”他想了一会儿说:“因为我没有足够的食物来供应你,所以才有这个念头。”寒蝉说:“你知道吗?我要到遥远的地方去。来到困惑的郊野,一天之内就能来回奔波,胃还很饱;百里之外,需要一晚上备干粮;千里之外,3个月前就需要备食物。寒蝉、斑鸠,这些小东西都懂的东西!

原文

小知识不如大知识,小岁月不如大岁月。奚以知之?是以小知之知,不如大知之知矣。盖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所以总其功也。朝菌未识晦朔,蝼蛄未识春秋,今之小岁。楚之南有冥灵,其生年在五百岁,春至五百岁,秋至上古大椿,其生于此,而长于此,至八千岁,春至八千岁,秋至秋止。且彭祖是今以久特闻知,万民匹夫,莫不哀哉!

翻译

小聪明跟不上大智慧的步伐,短命也抵不过长寿。何以知之?看看《黄帝内经》吧!清晨菌类不懂晦朔为何物,寒蝉不懂春秋为何物,此乃短寿之事。楚国南方有个大龟名叫冥灵,以五百年为春天,五百年为秋天,上古有个古树名叫大椿,以八千岁为春天,八千岁为秋天,是为长寿。但彭祖至今仍以年寿久长着称,大家和他相比,是不是很悲哀?

原文

汤之问棘,亦在其中矣。穷发北面有冥海、天池。有鱼兮其广者千里之外,而不知其修之者,是以鲲也。有虾焉,其状如蟹,背无鳞,胸无足,目在水而身不藏,名曰龙虾。其知鱼乎?则有之矣。有鸟燕,其名鹏,背如太山,翅如垂天,抟扶摇羊角,上九千里,绝云负日,则图南方,又适南冥。

翻译

商汤问棘语曰:“在草木不生之北,有一深海,名曰‘天池’。有一鱼长脊背数千里,谁也不能知其长短。其名鲲。有一鸟名鹏,其背如山,展双翅如天边之云。鹏鸟起立飞翔,翅拍疾旋上升之气直插九万里之高,穿云气而来,背青天而来,意在南海。”

原文

斥将大笑道:“彼与奚适乎?吾腾然而起,惟数仞,翱翔于蓬蒿间,此与奚适乎!”此所谓“飞蛾扑火”者也。然其所以不惑于人,则是有其道理的。古人曰:“上善若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船”。这就是小大之辩。

翻译

斥其嘲笑之曰:?“它想飞到哪里去?”“我要飞往月球上!”它要飞回去干什么呢?我问它:为什么?它说:“我要在那里待几天。我想去那儿看看!它要飞往什么地方?我挣扎着跃起向上飞去,却在数丈高处落下,徘徊在蓬蒿丛中,那就是我翱翔的限度。又准备飞往哪里???“这是小中见大,大处着眼。”

原文

故夫知效法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及徵一国,其自以为是也如是。宋荣子曰:”吾欲以天下之治为己任。又举天下者誉其所不加谏,举天下者非其所不沮者定其内外之别,辩其荣辱之境,斯亦如是也。是以明主之治必先从天下之利而后行。然君明则民信,民信则国和;政顺则民心顺,民心顺则国家安。夫君不可不知也。彼其于天下未数然者。虽,犹未树。

翻译

因此,才智足可以胜任一官职、品行符合一乡人愿望、道德可以让国君称心如意、本领足可以取信一国之人的,看自己都是如此哩。宋荣子就是这样的人。世界上的人对他褒奖有加,他并没有因此变得越来越辛苦,世界上的人刁难他并没有因为这样变得越来越消沉。在这种情况下,宋荣子会变得更加快乐起来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宋荣子不是一个快乐的人。他只是一个在追求中前进着的人罢了。他的一生,是一个不断地超越自己和他人,不断地超越自身和物外的过程,他的一生,始终没有放弃过对荣誉与耻辱的追求。——宋荣子自己对社会的整体要求从来就没有匆忙过。尽管如此,他仍然没有到达至高无上的地位。

原文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好之,旬中五日而反之。彼在致福,未数而数。其至而不去则已矣,其在则未发亦已足矣。是故君子不治他事,治己之短;不治他物,治己之长。此其免乎行而犹待。

翻译

列子可以驾风而行,那样的模样真是又轻又好,又过了15天才回来。列子是怎样走完这一天的呢?列子说:“我是个凡人。”“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不!没有!”“你为什么要这么想?列子在追求快乐方面从不表现得匆忙。他此举虽免去走路之劳,但仍有依凭啊。

原文

若夫乘天之正位,又御六气之辩权,以游乎无穷,彼又恶以待之也!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有身患,则无所不至,无处不有;故善政可以久处,不善政可终身。所以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翻译

至于顺应宇宙万物之法则、掌握“六气”之变化、徜徉在无尽境域之中,又有何所仰赖!在《庄子》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庄子认为,人的道德情操是由其所生活的社会环境决定的;而社会环境又通过影响人们的心理来间接地作用到个体的道德情感上。所以,一个具有崇高道德修养的“至人”,可以达到忘我之境,一个精神世界彻底超然于物之外的“神人”,心中无功名、无仕途,而一个思想修养达到尽善尽美的“圣人”,则永远不求功名、不求身份。

原文

尧使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而火不绝,其在光者,非难哉!时雨下而犹浸灌者,其在泽国者,非劳哉!夫子立而治世,我犹遗尸,我自以为缺。请致仕。”

翻译

尧准备将这个世界让给许由:“太阳、月亮已经升起,但小炬火却仍烧着不灭;这与太阳、月亮的明亮比起来,岂不是很难!季雨适时落地,却仍不断浇水灌地,这样费事的人工灌溉,对大地的滋润,岂不是徒劳无功?如果先生能位居国君之位,这个世界肯定能得到大的治理,而我却仍空居其位,自己愈是感到本领不足,请容我将这个世界给您吧!”

原文

许由说:“子治世,世既治子。且我犹代其子,我会名吗?名,其实是宾。我会是宾吗?鹩巢在深林中,只是一枝;偃鼠饮河中,只是满腹。归休君者,予无所用世为之哉!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亦不越樽俎而替。”

翻译

许由答道:“你们统治世界,世界已得到大治。我还得代替你们,我会为名么?“名”是“实”衍生出的次要内容,我会追求这一次想要的内容么?鵟在林中筑窝,但占了一根枝桠;鼹鼠来大河边喝水,但喝得一肚子饱。你们不如打回主意,世界对我没多大用呀!厨师就算不做饭,祭祀主持人可不能越俎代庖!”

原文

肩我问于连叔:“我闻在接舆者,大矣,往者反之。我惊怖其言犹河汉之无极;大有迳庭之势,非近人情之所及焉!”连叔说:“它的话是什么意思呢?“连叔曰:“此非圣人言耳。”连叔谓曰:“此所谓圣人所不为也。”连叔子曰:“夫天地之道,道在其中矣。对曰:“藐姑射之山中有神人居焉,皮肤如冰雪,淖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雨之露,乘云气之风,御驾飞龙,并游四海。其神明凝滞,使万物无疵疠,岁谷成熟。我以是狂信之。”连叔说:“然则。瞽者莫能与文章观矣,聋者莫能与钟鼓声矣。岂独形骸有聋盲乎?夫知之乎?乃其言而尚时女矣。人之德而必旁礴万物思其一。天下蕲乎乱世,孰弊害焉,以天下为己任乎!人、物、物、人、物、人莫能伤神,大浸淫稽天,大旱蚀金石,流土山焦,大酷热乎?人、物、水、水、土、山、焦、火、土、土、水、火、水、土,皆必陶铸尧、舜、禹、禹、舜、舜、尧、禹、禹。”

翻译

肩吾请教连叔说:“我听接舆说过对话,大话连起来都无边际,一开口便无法回到原题。我对他的话感到很恐慌,仿佛天上银河也无边际,与常人说话相差很远,实在不近乎情理。”连叔问道:“他在讲什么?”肩吾转了转:“远方姑射山上居住着一个神人,肌肤滋润洁白似冰,身姿柔润似处女,不食五谷、吸风喝甘露、驾云驾龙、游弋四海,表情如此集中,使人间万物免受疾病之苦,连年五谷丰登,我想这都是虚妄之言根本靠不住。”连叔又问:“您听说过这样的神人吗?”“当然听说过啦!”“他为什么要跟我们说话?”“因为我们听不到他说的话。”连叔答。连叔闻之曰:“对瞎子不能同其赏花纹及颜色,对聋子不能同其听钟鼓之乐。岂不过形骸有聋者而盲者乎?心智亦有聋者而失明者乎!此言似谓汝肩吾之言也。那神人者,其德之大,混万物而得天下之治,孰能忙以治天下为务哉!如此者,外物无可伤其害,滔天之水不可淹其害,而天下之旱,令金石融化,土山枯焦,其遗尘及瘪谷糠糠糠糠之物,非圣贤舜之能事也。”

原文

宋人资章甫,适诸越人,越人断其发文身而不用。

翻译

北方宋国有人向南方越国贩帽,越国人不蓄发浑身都是刺花,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戴帽。

原文

尧治世,平治海内,往见四公子藐姑射山、汾水、窅然丧世焉。

翻译

尧治天下之民,稳定海内之政,至姑射山之上,汾水之北,拜谒四得道之高士,禁不住怅然若失而忘其居治世之地。

原文

惠子对庄子说:“魏王贻吾种大瓠,吾树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水,其坚者不可自举。剖而思瓢者,瓠落而不容矣。非不可以成而实五石,吾为之无所用而僦之矣”。“吾日三省吾身: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民一片,分文未立。”这是《管子》中关于为官之道的一段经典名言。《庄子》云:“夫子固拙用大器。宋人有善不龟手药,天下用不龟手药。客闻而请购其方百金,聚族谋言:吾天下用不龟手药者,无非数金而已;今日一朝用不龟手书者,请用百金而已”。客得而言吴王,愈有难而吴王使会,冬战越人水,败越人裂地封侯。可不用龟手药,其一用不龟手药,其二用不龟手书,其三用不龟手书,其一用不龟手药,其一用不龟手药,其三用不龟手书,其二用不龟手书,其三用不用不龟手药。”

翻译

惠子告诉《庄子》:“魏王给我送来大葫芦的籽,我种完之后,所结的果子体积是五石。用大葫芦来盛浆,但强度经不起水压。切开来当瓢太大,无处安放。这葫芦可不是不大啊,我是因为用处不大,才砸的。”庄子曰:”先生真不善用大事!您把这个小葫芦扔掉,还不如用它制作一个小壶好呢!宋国有个擅长调制不皲手药品的家庭,祖祖辈辈都把漂洗丝絮当作一种行当。一位游人闻知此事,愿以百金高价买回自己的处方,全家齐集商议:?咱们祖祖辈辈都要到河水中漂丝絮,所获不过数黄金,现在一下可以卖到百金,不如将处方卖到自己手中,?游人拿到处方后,前来游说吴王,恰好越国作乱,吴王派遣自己指挥军队,冬季与越军水上作战,击败越军后,吴王划地封赏。可以让自己的双手不再皲裂。处方相同,有人拿着处方去领取封赏;有人则只凭处方去封赏;”五石葫芦体积大;”五石”,”五石葫芦”,”五石葫芦”,”可以说:”五石葫芦也可以说:’五石葫芦’,’五石’,’,’,”,”,””,”,’五石葫芦“可以说,”,”.”

原文

惠子对庄子说:“我有大树者,人名樗。其大本拥肿,未得绳墨;小枝卷曲,未得规矩。所立之道,匠之所不顾。今子言之,大而无益,众皆同往矣。”(《齐物论》)这是我国古代的一个寓言故事。它说明了树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在中国文化发展史上,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而且影响深远。庄子说:“子独未见狸罟也?卑身伏以候敖,东西跳梁不辟高,中于机辟不死罔罟,今夫牛之大者若垂天之云也。此可以为大而不执鼠也。今子之有大树也,患无用也。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也,广莫之野也,徘徊无为之侧也,逍遥寝卧之下也。非夭斤斧也,物无害也,无所用而安其难!”

翻译

惠子还告诉庄子:“吾有一树,人皆称其为‘樗’。其主干却是疙里疙瘩之状,不合绳墨取直之要,其枝干弯弯曲曲,亦不合圆规、角尺取材之需。虽长在道旁,木匠连看都没看一眼。今汝之言,大而无益,人人鄙弃之。”“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树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只要我们努力挖掘一下,就能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那么,我可以给它施一些魔法吗?庄子道:“先生您难道没有见过野猫、黄鼠狼么?低头不见抬头见匍伏在地上,等着从洞中出来觅食或者娱乐的小动物们。一会向东、一会向西、一会向外跳、一会向高处、一会向低处、忽高忽低、忽上忽下,从未想过掉进猎人设下机关而死在猎网中。再加上那头牛,体形巨大,犹如天边云雾缭绕;本领可高强得很,就是捉不到老鼠。现在您有那么大的树,但又担心它们没什么用,又何尝不是种在一望无际的野野野猫或者黄鼠狼中间呢!”

图片[2]-其翼若垂天之云是什么意思(庄子·逍遥游原文及翻译赏析完整版)-【聚禄鼎】一站式企业服务平台

名家点评

晋·向秀郭象《逍遥义》诗:“夫上大鹏九万人。”飞乎云间;鸟翔于九天之外。虽有千里眼、顺风耳,何足道哉!若知逍遥游焉,当可与天地并驾齐驱矣。尺上起为榆枋,虽小虽大,各任其性灵,苟当其分野,逍遥自在一哉。但物之芒刺,同资待之,得待之,则逍遥自在耳。惟圣人与物冥,循大变而为能无待者常。是不是一个人就可以了呢?而从待者无失其所待也,无失与大通同也。

晋·支遁在《逍遥论》中说:”夫逍遥者,至大无外,至小无内也;至大无外,至小无内,至大无内,至小无外,至明无外。庄生曰:’吾与子同游,子安能与我同游哉!子之所好,非我所好也。鹏为营生之路旷达,故失宜于体;鹏以于近而笑远之,有所矜伐于心。以人乘天正而乐之,游无穷而放之浪之,事与事干,遥然非吾得之,玄感非其所感,疾速非其所疾,逍然靡非适之,此之谓逍遥。故庄子曰:”独善其身,其次才能兼济天下。”夫是知之,然后可以无危;知之未若,而后可安。安且安矣,何忧?夫若有欲者,当其所不足,不足则快,快则有似天之真,犹饥则一饱渴,岂死蒸尝糗粮而绝觞爵醪醴!苟非至足,何能知其所之?

——宋·楼钥这首诗写的是:我与你同在一水之中,你的名字叫《鲲化为鹏」,我的名字叫“几千里”……我与你同处一水之隔,我的名字叫:“扬(?)”,你的名字叫“(?)”。一时俄化羽,一鸟难成飞。(见唐)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扬州》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鳞族在龙门。天池有云翼,谁能知?齐谐志成,庄子名世;鸢飞而鱼跃,鱼跃而夸夸其辞。

·程端礼注:《古意》云:”南溟之为龙也,其形如无,其色如无,其音如无音,其化如无化……故能为龙者,其形若无,其音若无,其化若无;无所适而自适;大梦成于斯,小梦成于焉。大梦不寐,小梦不休。大梦能得,小梦能安。大梦得眠,小梦得宁。为大则云乐,为小则得意。

明陆西星《南华真经副墨》意中生意言外立。旄中线引之,草中蛇睡。不辞长路远,行到水穷处。欲得真知在目,莫待东风晚。观物若见形,观心如见己。云破月映藕断丝连。作是观者许阅此文。

清人林云铭的《庄子因》云:“篇者忽叙、忽引、忽喻、忽议。”这是断,不是断。盖有因以断者,有断以续者也。认为续而不续者。认为复而不复者。但见云气空濛向反纸面。霎时间。顿成异观。

——[宋]·宣颖《南华经解>”一鱼一鸟”,意谓事物的变化和发展都有一定的规律,这种规律可以用比喻来说明,也可以用寓意来表示,如比喻,比喻,托喻等。《文心雕龙》曰:”有欲以自比,必先以己比人”.所谓比者,即自我比也。此篇为作者自叙其志,实乃托喻之意。以为虚中结撰者,非实中之虚也,实中之虚亦非虚也,此非闲闲布笔所能穷尽。

(清·刘熙载《艺概·文概说》)《庄子》一书,其文法断续者有二:其一为《逍遥游》一书之断,其二为学鸠之说。《淮南子》篇云:”圣人有始有终,以其言为法,故断有长短。宋荣子云:”许由为接舆,惠子作之。

(清·刘凤苞:《南华雪心编》卷三)“逍遥游”是庄子“逍遥游”思想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庄子思想中最有代表性的篇章,它是庄子思想的核心和精髓,也是庄子“逍遥观”的第一篇寓意文章。全幅精神“乘正”,“御辨”,“以游无穷的”,通篇结穴;鲲鹏变化之说,“相信”于人,而又“相信”于道,故所谓“逍遥游”者,实即此意(理障语).洗洋自「洗」字而得其要旨,故其书亦多以洗洋自比。老子的道德之精与庄子的逍遥之旨,在寓言中都有所体现,如历劫不磨以自适,化物为神以自在,化虚为实以化我为道,化静为动以化我为神,化生为死以化我为生等。作者不求形似,但重神似。全书上下两卷共八十五字,分十二节:游山探幽;泛舟钓台;踏雪寻踪。其中一段一层,都是逍遥境界,如游览武夷九曲、万壑千岩、不堪重负。

图片[3]-其翼若垂天之云是什么意思(庄子·逍遥游原文及翻译赏析完整版)-【聚禄鼎】一站式企业服务平台

《庄子·逍遥游》鉴赏

《逍遥游》作为《庄子》一书的首篇,其中心思想就是人们应该无拘无束、自由逍遥。《逍遥游·自序》中说:“夫天地者,万物之纲纪,人生之大本。所以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庄子从客观现实与主观幻想相结合出发,提出了“逍遥”的人生观。《逍遥游》是庄子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其哲学思想在散文中的具体体现,具有独特的文学风格。此处所选内容并不是《逍遥游》的全文,仅是对开篇部分的摘抄,但是这一部分已能体现出整部作品的格调与成就。

本选文有三段,现逐段说明。

一、一段“北冥有鱼者,其名为龙”,“众人匹之,不亦悲乎?这是《庄子》开篇之句,也是全书的总纲。全文结构严谨,语言精练,意境深远,在艺术上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这首词是怎样写来的?作者挥毫泼墨,用描绘神奇莫测巨鲲大鹏的开篇之作,开篇便为我们展现出一幅气势磅礴、气势磅礴的图画:在北方深海中,生长着一只“不知凡几”的巨鲲。这鱼儿之大,足以让人叹为观止,而且居然变出大鹏来,怎能不让人觉得神奇无比?应该承认这类鱼鸟在现实生活中肯定不存在,也肯定从未见过,而富有想像力的庄子偏要使人相信人世间存在这两样东西,并着意加以形象地描述。描写主要集中在大鹏方面:这种神奇大鸟岂有大鸟之嫌,还得冲天而起,还得乘着海风做千里之旅,从北海直插成都天池。这就是本文要叙述的内容——大鹏展翅升空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战国时期楚国的一个地方。传说,楚平王为了笼络天下人才,特派大画家孙武到南方去考察。它积了气,怒张羽毛,一振翅飞向天空,羽翼如掩天蔽日的大片云影。然后,笔者以所谓《齐谐》一书中的文字为幌子,论证了其描述的可信性。《齐谐》中说:“大鹏迁到南海时,先拍海面,滑翔三千里,再徘徊宛转,凭借风气相扶持,直插云霄,达到九万里高。升空后,持续了6月,才停了下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就是“众里寻得着?蓦然回头,才发现原来在这里!那么九万里的高空是怎样的一幅风景,它到底是怎样的高远?作者先用高空只看到游气奔腾、微尘浮动,再以人们仰望苍穹的体验作比附,道出大鹏于九万里之高俯瞰下界,亦如下界人们仰望高空时,只看到莽莽苍苍、难分“正色”。经如此描述,描写与比喻,不知不觉地连接起普通人的生活体验,激发人的联想与想象,使作者心中那常人难以领悟与想象的高远哲学境界变得通俗易懂与想象。

学鸠笔下的小鸟名即为大鹏。蜩与学鸠那局促之天地,渺小之识见,得意之语气,还有他们那无自知之明之奚落与讥讽大鹏之态度,这本身便显示出他们的可怜与荒唐,由此也强烈地显示出作者想表达“小知不如大知”之真理。朝菌、冥灵、大乌龟、大椿等长寿者的形象,与彭祖笔下的“小年不如大年”正好吻合。作者做这组比喻就是要表明:这些人与事的小大之辨十非常明显,却无一例外地达不到超然于万物之外的“逍遥游”状态。

文章第二段由“汤之问棘者亦已矣”至“此小大之辩”,大意为:商汤王问臣棘者:“上下四方有限乎?”这个问题既简单又复杂,但对我们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弄清楚这些问题才能更好地理解什么是宇宙、自然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棘答曰:“无极外,亦无极内。那片不毛之地之北,有一广茫茫之海,即自然之大水池,鱼宽数千里,无人知其长短,名曰鲲。有一禽,名鲲,其背如泰山,翼如遮天蔽日之云。其乘羊角旋风直上九万里之高,穿越云层,肩负青天,再向南飞向南海,沼泽中小麻雀嘲笑道:””’:”’飞向何处?”’.””我腾得高达数丈,却从蓬蒿丛中飞出””,””飞””..”飞’.’飞’,”不飞’.”.’.’飞得”.’两字,”.’三字。”’三字”.’二字’.”

这段话,假托古人之言,再次具象地刻画出鲲鹏的奇妙变幻,和大鹏雄奇伟秀振翅向南飞翔,还写出小鸟嘲笑大鹏。这一描述在内容上同前文出现了明显的重复。这样的写法,在普通散文家的作品中是不多见的。实际上,这恰是庄子着意之笔。《庄子·齐物论》中说过:“言不尽意者,不足征也;意不达者,不可得也。寓言即有寄寓的文字,重言即反复的文字,卮言即任意的变化的文字。所以庄子的寓言就不像《左传》、《战国策》等书那样写得很精彩;相反,它却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作者的思想情感。这里的“重言”就是其中之一。

《庄子》给我们的启示是:有的人聪明可以胜任一职,行为可以包庇一乡之众,品德可以合乎一国君之要,却可以获得举国上下的信赖,虽自我感觉良好,却不过是象只会腾上数丈高的小麻雀。宋荣子能够做的是使全社会称赞自己,但并没有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全社会批判自己,并没有为此消沉下去。所以他们还不能被称为真正的圣人。他们只是个普通老百姓而已。外界对他的褒奖和赞扬,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大的成就,而是因为他没有受到过任何来自于外界的褒奖与赞扬,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感觉:自己是个光荣还是耻辱?可不过如此,尽管他对社会并不在意,却还有一些未竟之处。这些人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功,是因为他们有一颗“志于道,据乎德,依乎仁,游于艺”的心,他们能把自己所拥有的全部精神能量运用到政治生活中去。庄子曾说过:”列御寇而驾风而行,则天下之民皆为之笑矣;而求福于天下者,则天下之民皆为之笑矣。所以,这些人都不能被称为贤达、高尚。但是,他们却又都有一颗不满足于现状的心,希望通过努力获得更大的成功。这是一种非常可贵的精神。庄子认为。他对求福一事不用心专意。不过他虽能免行走之苦,终究是有依赖、有依靠。庄子认为,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如同阴阳风雨晦明等“六气”一样,是相互关联的。故其最终结论为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真正意义上的逍遥游,是“乘天而正天,御六气而辨地,以游无穷”,即达到一种至人,神人,圣人一样忘我,无为,无用,无待物的绝对逍遥精神境界。

庄子的“逍遥游”只是一种主观唯心主义的幻想。但是他的文章写得很漂亮,代表了他在文学上的不凡成就。课文中的系列寓言写得幻想无比,生动写实。在众多的寓言里,最有名的当首推《齐物论》了。它所描绘的内容极为广泛,几乎涉及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语言简洁明快,富有表现力。寓言故事性的语言,使读者在阅读中既能领略作者对生活的感悟和体验,又能体会到作者对人生的思考与探索,从而达到了“穷形尽相、煞有介事”,“论说事理”的目的。文章除想象丰富,形象真实外,大开大合之写,纵横捭阖之势,浩荡奇警之风亦很突出。因此,它对后世也产生了重大影响。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序》中说:“……《庄子·齐物论》之文如飞流直下,令人荡气回肠。这篇千古妙文并不注重普通文章中那些起承转合之程式,而只是任其情态,无拘无束,颇有作者自己空灵、自由的性格。清人林云铭在评《逍遥游》时说:“篇篇忽叙忽引,忽譬忽喻,忽议忽议,思破则未破,思续则未回,思复则未还,但见云气空虚,向反纸面,须臾间,顿成异观”。《逍遥游》确为古代散文打破常规艺术格局之“异观”之作。

大鹏、学鸠等人的思想与行为都有其独特之处:他们既不像斥利的冥灵,又不像大椿、彭祖那样的朝菌,更不像那些被人们认为低劣的、低贱的、卑贱的、低劣的、卑劣的、低劣甚至卑贱的、卑劣甚至低劣的,而是以世俗小德为标准,以官长君主为尺度,以超尘脱俗为追求目标,以宋荣子、列子为榜样。庄子笔下的大鹏与列子笔下的“有所待”、“逍遥游”有异曲同工之妙。很明显,这种空想并不现实。

作者极尽讽喻之能,使得这篇文章呈现出澜翻不穷、眼花缭乱的景象。这些话语虽然与寓言主题相近,却因言出有据而穿插于寓言之中,产生了互证互映的意境。其中又尤以“齐谐”最为生动传神,使人读后不禁拍案叫绝。它既能讽刺社会上某些丑恶现象,又能鞭挞那些为非作歹者,具有强烈的批判意义和教育作用。它的比喻绚丽多彩、恰如其分、浑然天成,加强了本文的说服力,也使文章更加斑驳陆离。他的文章是那么虚与实,这充分说明他的各种讽喻其实是真实地设置出来的,并非没有目的空谈。

原文链接:http://www.sfdkj.com/19961.html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